欢迎致电:400-0168-414 服务时间:9:00-18:00
您的位置: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大全理财资讯半数出局备案未决 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入“隆冬”
  
  • 平台年化
    10.0%
  • 十大正规赌博平台大全加息
    17.0%
  • 综合年化
    27.0%
  • 起投金额
    5000.00
  • 投资期限
    30
马上投资

半数出局备案未决 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入“隆冬”

2019-01-02 14:08:07  127

    网贷返利平台值得投讯:2018年,互金领域经历了“去杠杆”、整治延期、平台爆雷潮等,这一年可称得上是“失落的一年”。


    作为新金融行业发展较早的细分领域之一,P2P行业的兴与衰都颇具代表意义。据网贷之家数据,截至2018年11月末,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为1089家,较年初的2173家的数量已减少了一半之多,累计问题平台数量上升至2597家。可见,在监管和市场的双重压力之下,已有半数的P2P平台出局。


    与此同时,已上市的互金企业业绩不佳,股价持续下跌,近期宜人贷、拍拍贷、趣店、乐信等披露的三季度财报,营收增速呈现负增长,甚至是净利润亏损,同时不良率攀升,“如何实现转型与突破”仍是无解之题。种种迹象显示,互金领域在2018年进入了“隆冬”。


12721_96bc4b2b-2ab0-4448-96c6-941adcad5ebf.jpg


    “隆冬”之年


    2017年11月,互金整治办发布《关于马上暂停批设网络小贷企业的通知》,紧急叫停小贷牌照,随后央行、银监会联合召集紧急会议;当年12月,《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为“57号文”)下发,其中明确规定2018年6月底为网贷平台备案最后时间点,“验收合格者将予以登记备案,不合格平台将被引导清退,违法违规行为严重或被取缔”。


    自“57号文”发布以来,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入一个持续风险释放的阶段,P2P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逐月递减,累计停业爆雷、退出平台数量激增。


    “原本的网贷备案大限在6月底,都认为紧张不过是坚持到6月底,备案延迟之后,2018年整年都处在紧张状态。”刘星在采访中告诉记者。刘星在2016年进入P2P行业,目前是深圳一家中小型P2P的中层管理人员,而他本人在今年经历一次工作变动,离职的原因正是企业无法完成备案而选择终止运营。


    在P2P“爆雷潮”的影响下,P2P问题平台数量快速上升。据网贷之家数据,在2018年年初的累计问题平台数量为2003家,在2018年11月末上升为2597家。相当于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,几乎每天都有2家的P2P平台出现逾期、跑路或者倒闭等情况。


    “业务不允许增长相当于企业要停止发展,要撑下去只有低成本运转,裁员就是第一步。”刘星说。


    受监管收紧、规模受限等因素影响,完成上市的P2P平台盈利情况在2018年出现了“跳水”。据宜人贷、拍拍贷、趣店等上市互金企业近期披露的三季度财报,营收增速放缓乃至负增长已成普遍现象。其中,宜人贷在今年三季度的营收、净利润、贷款规模、投资者与借款人人数均出现了大幅度下降,降幅分别为26%、50%、46%、24%和50%;和信贷在今年三季度的净亏损达1249万美金,同比下降198.58%,借款人与借出人人数分别同比下降89.5%和9.2%。


    2018年新上市的新金融企业,也都无一例外的收缩了募资规模。小赢科技在正式敲钟之前,宣布将融资金额从2.5亿美金降低至1.6亿美金;而51信用卡在选择以港股IPO发售定价下限8.5港元/股发售情况下,公开发售认购率仅为87.63%,最终募资10亿港元。


    在股价上,已经完成上市的互金企业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。2018年上市的汇付天下、维信金科等纷纷破发,而较早期完成上市的趣店、拍拍贷、简普科技等,自上市以来股价不断下探,股价腰斩。


    对此,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对记者分析称,“从融资角度来看,境外上市的互金企业大多以新名目来包装,点明自己并非P2P,但互金平台在美股市场不受欢迎,投资者始终保持一个谨慎的态度。”这也意味着,新金融行业领域2018年的冰冷将很有可能“吹”进2019年。


    备案未决


    按照P2P网贷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2018年8月下发的《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》时间表,P2P网贷平台需在2018年12月底前完成合规检查。事实上,各地情况不一,检查的进度也存在着差异,备案一事到目前仍是悬而未决。


    广东省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向记者表示,目前在备案上还没有任何新的文件,“按照中央的部署,2018年整个第四季度都是合规检查,还在进展当中。未来备案到底怎么走,要看各个省交上来的合规检查报告,给中央决策做参考。”


   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18年11月末,已经提交合规检查自查报告的平台达532家,仅占在运营平台数目的1/3。刘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目前其所在的P2P平台已经提交了合规检查报告,但同样在“待偿余额及出借人人数不得增加”的规定下保持低位运营,“平台正常停止业务只是不再发新标的。”刘星说。


    在P2P备案尚未“结案”,信用卡代偿这一新金融业务也逐渐引起了监管的关注。2018年5月,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“互联网金融新业态风险巡查公告”,称“信用卡代还”和互联网金融相结合的业务模式,涉及信用卡违规套现、平台收取高额费用和用户信息泄露等问题。


    同时,不少以信用卡代偿为主营业务的平台纷纷走向资本市场。维信金科、51信用卡、小赢科技先后上市,萨摩耶金融披露IPO招股书进军美股。

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上述涉及信用卡代偿业务的企业中,信用卡代偿贷款的年利率明显高于银行信用卡分期年利率18.25%。其中萨摩耶金福“省呗”业务在2018年6月末的贷款年利率为21.5%,而维信金科披露2018年前四个月信用卡代偿业务的贷款年利率高达34.4%,逼近36%监管红线。


    “中国的互金企业在美股或港股上市,最大的挑战就是能够让全球投资者认可你,这需要业绩支撑。但有很多企业并不在乎定价和融资额,他们要的只是一个上市企业的身份。”基岩资本副总裁岑赛铟表示。


    从2016年初至今,互金整治已经持续了近三年,但随着“互联网基因”的持续渗透,互金领域势在“严监管”下仍将获得发展。在严监管下,互金领域还面临另外一重考验—行业洗牌和市场调整,生存难度仍在加大。


相关阅读

热门排行